首页 / 图书 / 儿童图书与青少年读物 / 文学 / 科幻与幻想 / 李看看的自习课之梦:云间甜品店 编号 : B25477
查看大图

李看看的自习课之梦:云间甜品店

类别 :
作者 : 常怡著,粥子米绘
ISBN : 978-7-5329-4371-5
原著地区 : 中国
原著语言 : 中文简体
出版日期 : 2014
发布者 :
添加图书到我的收藏
该图书已添加到我的收藏
您的收藏夹有 0 本图书。
可以销售版权的国家和地区 :
美国 , 法国 , 西班牙 , 英国 , 德国 , 泰国 , 俄罗斯 , 日本 , 韩国
李看看是桃树小学五年级的普通女生,她学习成绩一般,长相一般,讨厌上体育课,话不多,爱犯困,喜欢一个人独自行走,天马行空地胡思乱想,自习课上,暖暖的午后阳光照着她红扑扑的小脸,她不知不觉地睡着了,开始做着一个又一个奇异而多彩的梦。第三本书是美食故事特辑,从神奇的勺子店,到旧汽车里的咖喱香,还有整本书都被浓郁的美食香气所笼罩,爱美食的李看看还被妈妈送进了减肥训练营,晚上肚子饿得咕咕叫的她会顺利找到食物吗?

原文节选 :

李看看最讨厌的课程,不是经常听不懂的英语课,也不是总会挨批评的语文课,而是会被嘲笑的体育课。跑步的时候,同学们会站在终点,看着她慢腾腾地最后一个跑来。跳高的时候,同学们会打赌,这次她会创下什么样的最差纪录。反正,体育课对于李看看来说就是一场噩梦,而如果这节体育课的项目是轮滑的话,那对于李看看来说简直就像世界末日了。

偏偏明天的体育课就是轮滑课,同学们都兴高采烈地谈论着自己新买的轮滑鞋,只有李看看哭丧着脸,琢磨着能不能让爸爸写张病假条。

“李看看,你明天会摔出什么新花样啊?”身后的侯思成特别兴奋,“上次轮滑课你居然摔到了教导主任身上,把教导主任的眼镜都摔碎了,哈哈哈!”旁边的同学也跟着笑了起来。

李看看低下头,没说话,她还记得那天有多尴尬。好吧!为了明天不出丑,她决定今天放学后,无论如何都要在家好好练习一下滑轮滑。

旧汽车里的咖喱香

院子里有一辆旧汽车,十年前的样式,本来亮红色的漆已经变得脏兮兮的。它在院子里停了很长一段时间了,我刚上小学的时候它就待在那里,可是从来没见过它的主人,它就一直停在那里,上面落了一层又一层的尘土和鸟粪。

到底是谁的车呢?虽然说样式有点老了,轮胎也没气了,但其他地方看起来好好的啊。

“这辆车啊,是三单元一户人家的。”满脸皱纹的张奶奶对我说。

我那会儿正在楼下练习滑轮滑,滑累了就在花坛边坐上一会儿。

“那户人家的老婆离家出走了,这辆车本来是她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没开走,又带走了钥匙,所以那家的男主人连门也打不开。”张奶奶瘪着嘴说,她的牙齿早就掉光了,有的时候她会戴假牙,有的时候却不戴。今天好像就没戴。

“找汽车修理厂的人来,就说钥匙丢了,让他们再配一把不就可以了?”不久前,我爸爸把汽车钥匙丢了,就是这么办的。

“是吗?”张奶奶有些惊讶地望着我,原来她不知道车钥匙是可以再配的。

“是啊,男主人为什么不配呢?”我问。

“谁知的呢……”张奶奶摇摇头,看了看那辆红色的旧汽车,有点惋惜地说,“好好的一辆车嘛,为什么放在那里碍别人的事儿呢?”

那辆旧汽车的确有些碍事,它让院子里的过道窄了一半,每次其他车经过它身边都开得很慢很慢,怕被碰到。谁家要运大一点的家具都必须找小推车推过去,因为它在那里,运家具的卡车是开不过去的。

我接着滑轮滑,今天的滑轮鞋特别不合脚,总是让我摔跟头。

砰的一声,我撞到了旧汽车身上。好疼啊!我揉着膝盖,这辆旧汽车还真讨厌!

旧汽车好像也被我撞得不轻,整个车身都颤抖了一下,车门还被撞开一条缝儿。我站起来,把眼睛对着门缝向里面看去。因为车窗上都是泥土和鸟屎,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黑色座椅。但是从门缝里看见的可就不一样了,车里牛皮座椅闪闪发亮,和新的一样。

我毫不费力就打开了车门,看来车锁已经被我撞坏了。车子里飘出一股淡淡的香味,很好闻,让我想起了快餐店里的咖喱鸡饭。

我坐到汽车座椅上,好奇地打量着这辆汽车。方向盘和仪表盘上一点尘土都没有。后排的座椅上还放着一本美食类的杂志,封面是一个头上围着白围巾的印度厨师,是一本好几年前的杂志。

我扭过头去看,却发现汽车的后排座椅有点不一样。怎么不一样呢?样子什么的都还是后排座椅的样子,但是却要比一般的座椅要窄一截,没有座椅的地方是一扇正方形的小门。

我从来没见过汽车除了车门外还有其他的门,那扇门有点像爸爸带我去歌剧院看到的门,包着厚厚的丝绒,很华丽的感觉。

我从前排爬到后排,那扇门没锁,打开以后是黑洞洞的一片。难道是通往后备箱的吗?

我轻手轻脚地爬进去。怎么还有楼梯?没错,爬进门后,一排整齐、结实的木头楼梯一直通向一个未知的地方。

“喂!”我冲着楼梯深处喊,没有回音。

到底是通向什么地方呢?在一辆旧车里的楼梯到底会通向哪儿呢?我忍不住想去看看。

隧道里好安静,只有我的脚步声在四周啪嗒啪嗒地回响着。虽然很暗,但也有光从远处照过来,让人能看见路的方向。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的眼前亮堂起来。好漂亮的白房子啊!在一片嫩绿的草坪上,旁边开满了火红的杜鹃花。

房子的门和车里的小门是一样的材料,包着华贵的红丝绒。

“有人吗?”我敲着门,这么漂亮的房子一定要进去看看才行。

“请进来吧!”屋子里的一个声音回应道,那是一个有点沙哑的男人的声音,这让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鼓起勇气推开门。无论怎么说,这么漂亮的房子不进去看看就太可惜了。

房间里面很豪华,白色的大理石墙壁上画满了五颜六色的壁画,那些壁画上画的全是奇异的花朵和植物。地上没有铺地板,却铺了厚厚的白色沙子,像海滩一样。屋子的中间是高至屋顶的白色帆布帐篷,正临近傍晚,窗外湛蓝的天空慢慢地变暗,透出些蓝灰色的光。而白色帐篷里却亮着橘黄色的灯光。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在那灯光下忙碌着。

“请问……”我揭开帐篷,不禁愣了一下。

这里面放满了各种颜色的大玻璃瓶,在明亮的灯光下,我仿佛走进了彩虹里。

“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问我的是一个高大的男人,不过他没有我刚才在外面看到的影子那么高大,因为他的头上裹着厚厚的白头巾。他的脸黑黑的,很年轻,身上穿着白色的印度长袍。我一眼就认出了他,他就是那本美食杂志封面上的印度厨师。

“我只是路过这里……这里是餐厅?”我猜测着,既然他是厨师,那这里就应该是餐厅吧。

“不,不,不。”他摆手的样子很滑稽,让我想起了猴子,“这是一个神圣的地方,一个可以医治人心灵伤害的地方。”

“你改行做心理医生了吗?”我问,“我曾经看到一本美食杂志,上面介绍你是厨师。”

他使劲摇着头,我很奇怪他头上的白毛巾怎么会一直摇头都不掉,“我不是厨师,那是世人对我的误解。我也不是什么心理医生,我真正的身份,是一名香料巫师。”

“巫师?”我想起有一次和妈妈去乡下赶集时,看见一个微胖的中年女人跳着奇怪的舞蹈,周围的人都叫她巫师,说她在跳大神,“香料巫师是干什么的?”

“用香料帮人们获得幸福。”他笑起来,肩膀一颤一颤的。

“你说的香料就是这些彩色的粉末吗?”我指着周围那些玻璃罐子。各种颜色的玻璃罐子看起来有上百个。

“是啊!”香料巫师点点头,“这种是丁香,这种是肉桂,这是黄咖喱,这个吗,是红辣椒……”

“等等,等等!”我打断他问,“这些都是做菜时放的作料啊!我妈妈每天做菜的时候也会放辣椒啊、肉桂啊这些东西,只不过没有你这里这么多罢了。”

“你不相信我是巫师?”他有点生气了。

我点点头,怎么看都觉得他是个厨师。杂志上写着的东西怎么会错呢?

“那我就让你看看我的本事吧!”说着,他打开那些香料的罐子,各种奇特的香味从罐子里冒出来。

他上下打量着我,围着我转圈,转了三圈后,他终于停住了。

“你现在有点饿,没有力气,心情也很沮丧,像一片灰色的天空。”

嘿!还真被他说准了!放学后我就一直在练习滑轮滑,我们班的同学都滑得很熟练了,只有我怎么练习都滑不好。明天的体育课,老师会组织大家一起滑,想到自己又要被别人嘲笑,我就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我点头承认:“的确是这样呢……”

他像变戏法一样地拿出一只金晃晃的大碗,抓了一点绿色的粉末放在里面。

“小茴香,不但营养丰富,而且能让你感觉到温暖。”

他又抓了一大把黄色的粉末:“黄咖喱,热情似火,帮你迅速补充能量。”

几粒深棕色的小颗粒也被放到碗里。

“香料皇帝卡达文,赶走你心中的一切不快。”

接下来是嫩绿色的小颗粒。

“甜茴香子,把一切疲劳都赶走。”

他带着这些香料走进厨房,在身上系上一条白色的围裙,随便倒了点芥仔油在平锅里,顺便从冰箱里抓了把洋葱碎,又用月牙铲懒懒地拌了拌锅里的东西。他把装香料的碗拿过来,加了水,脸上忽然就换了严肃紧张的表情,聚精会神地把那一碗香料调制成糊状,并用手指蘸了点儿放在嘴里尝了尝,便高兴地摇着头,把香料放进锅里炒,把几块准备好的鸡肉也放了进去,那神秘又奇异的印度味道就飘得到处都是了。

做菜的同时,香料巫师还煮了香草奶茶,给我也倒了一杯,于是我们一起喝着热气腾腾的奶茶,一边闻着锅里飘出的馋人的香味。

奶茶喝完,锅里的菜也煮好了。锅里再没有的光彩夺目的香料,一切都融化在浓厚的咖喱酱汁中。

要问香料巫师的咖喱鸡好不好吃?那真是好吃得让人吃惊。煮得烂烂的洋葱和土豆伴着香喷喷的鸡肉,咖喱汁又稠又浓,实在是太好吃了!

不知道是因为食物太好吃了,还真是香料的缘故,我的心情不可思议地变得快乐起来,一股暖融融的感觉赶走了心中的不愉快,身体也像被风吹满的船帆一样鼓满了劲儿。

“真是想不到,感觉跟换了一个人似的!”我吃惊地说。

香料巫师笑着说:“这是香料的魔力。”

我使劲点点头:“可是这么好的店,为什么开在这种地方?也太难找了。”

“因为我得罪了香料神。”他轻声说,“香料神罚我在这里悔过,只有帮助100个人感到幸福才能离开这里。”

用香料来帮助100个人感到幸福?要是在热闹的街市,恐怕一天就能做到吧。可是,在这种只能通过旧汽车才能来到的地方,恐怕要等很久很久呢。

“你到底犯了什么错呢?”我好奇地问。

他眨了眨眼睛,脸上露出一丝幸福的笑意:“我爱上了一个女孩,而香料巫师是不能爱上任何人的。”

给别人幸福,却不能爱别人。我同情地看着他问:“那个女孩现在去哪里了呢?”

“我也不知道。”他摇摇头,“也许嫁人了,也许还在等我。”

“她没有找你吗?”

“她找不到的。”他说,“只有被人类废弃的红色小汽车才有通往这里的通道。”

“所有废弃的红色小汽车都有通道吗?”

他点点头:“所有的,一旦被人类废弃,后排座位就会出现这里的入口。”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你有那个女孩的电子邮箱地址吗?”

“只有五年前我被关到这里之前的,也许她现在已经不用这个地址了。”他有点奇怪地看着我。

“没关系,我想试试看。如果她现在还在等你,告诉她这个秘密,她一定会来找你的。”因为想到了好主意,我高兴得满脸通红。

他的眼睛亮了一下,这里没有笔,他就用黑色的胡椒粉做成的墨汁,在一块白纸上写下了一个电子邮箱。

我小心翼翼地把这张纸塞到衣兜里,告别了香料巫师,从原路回到了那辆废旧的红色汽车里。正是吃晚饭的时候,院子里空荡荡的。我爬出汽车,向家走去,因为怀揣着格外重大的责任,胸脯起伏得特别厉害。

晚上,一有机会坐到电脑前,我就拿出了那个地址,用英文给那个女孩写了一封信,告诉她我的奇遇,和找到香料巫师的方法。

这之后,每天一早我都会急迫地查看自己的电子邮箱,却没有一封邮件是来自印度的。

直到有一天,一辆大拖车开进了我住的院子里。一个带着警察帽子的叔叔把红色的旧汽车推上拖车,呜呜地开走了。张奶奶说,这是院子里有人投诉,所以警察就把旧汽车运到汽车处理厂去了。

第二天,我竟然发现自己收到了一封来自印度的邮件,是那个女孩发来的,她还没有结婚,她告诉我她已经准备好去找香料巫师了。

我真想看看香料巫师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和他爱的人相见了呢?

但是,去哪里再找一辆废旧的红色汽车呢?亲爱的读者,你能告诉我吗?

......
其它相关图书版权 :
请登录

电子邮箱 :

密码 :

免费注册新帐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