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 / 文学 / 当代作品 / 人间世 编号 : B21050
查看大图

人间世

类别 :
作者 : 黄孝阳
ISBN : 9787543659261
原著地区 : 中国
原著语言 : 中文简体
出版日期 : 2010
发布者 :
添加图书到我的收藏
该图书已添加到我的收藏
您的收藏夹有 0 本图书。
已经销售的语言 :
中文简体

◎ 内容简介

本书由两部分构成。前者讲述了一位大名李国安的50年,以20世纪下半叶的中国为背景,细致地描摹了一个五十年代生人是如何历经那些有着深刻意义的特殊年代(大饥荒、文革、大串连、知青上山下乡、返城、高考、改革与开放、计划生育、官倒、两轨制种种世态、通货膨胀、经济紧缩和膨胀、裙带官僚资本、地产热、贫富分化加剧……),从为填饱肚皮而苦涩挣扎到一跃成为改革先锋、官场能吏,坐拥权势、金钱与美女,到惶惶不可终日,最后身未死,心已死。后者自李国安的幼名李长安发挥出去,铺演了一段旅人扎和娅互相寻找的传奇,是关于檌城的显现。是从历史、空间、宗教等审视我们的生活,是对人生无尽的追寻。

◎ 为何取名《人间世》

其一:庄子内篇有人间世,讨论的是处世之道,处人与自处。这部小说以一个人的五十年为背景,通过建构官场与情场这两个声部,使其呜咽有声。而这个官场与情场,讲的也就是处世之道。人心、命运、社会等关键词在文本中闪烁,犹如暗夜之星辰。与人群者,不得离人;然人间之变故,世世异宜。故名《人间世》。

其二:间作观察之解。就是一个人看这世间,看尽这三千红尘悲喜。主人公在经历种种后,于身败名裂后看见名利财色的背后。人间本苦,本名檌城。

◎ 作品特点

小说由两条线交缠而成。现实是重的,是五十年的光阴,急如闪电,呈现出一种浮世绘的效果,是波澜壮观的时间长河在人世间的嘘唏之声;内心是虚的,是一刹那,无限长,被种种思虑拓展开其广度与深度,就像《尤利西斯》中那个都柏林人的一天。词语被打开,成为认识之门。作者对文字态度之执著与认真,让人赞叹。其笔法绵长、劲道,是由最好的想像之力萌发的小说。作者捕捉日常物事深处之诗意,句子之美,动人心魄。而作者对现实把握的能力,更令人吃惊。

◎ 网友评论:

网友意见(一):

小说包含了两部分故事,一是想象一对在檌城的恋人生前的故事,二是以李长安的个人经历为线索,接近五十年的故事。

前一部分,虚构一个建筑檌城的人,回望并想象这对恋人,将恋人置于历史、空间、宗教等哲学意味的角度来审视,对象由“恋人”这个点,放大到宏大、永恒的人生体验。同时,那些矛盾的、变化的、因果的哲学因素,有西方原罪的意味。

后一部分,故事讲述的不仅是李长安的成人礼,也是一个国家的历史,通篇都是五零后是如何历经中国近代史各个有着深刻意义的特殊年代,成长为今日的此人彼人的。特殊的年代,造就了那一代人,内心被很多极端体验激荡着。

小说作者似乎有野心通过分析那段历史,揭示今日中国之所以为今日中国,今日政界之所以为今日政界的秘密。叙述的当下,叙述者经常突然抽离,隔着距离回望这事件、这场景,并将周遭的一切补充进去,形成多角度、全面、立体审视的场景。于是,小说随处可见丰富的想象力,将世间万物无不拿来用,片段式、画面感十足的场景,各种纷繁复杂的意象轰然登场。为表述一种感受、表述人物当下所思所想,叙述者不是用直接、具象的词语,而是罗列其他事件和场景,用通感的手法,借用读者已有的关于这些事件和场景的经验来联想,达到表述的目的。同时,小说还将各种文学、电影等艺术类别的典故一一登场,叙述者简直要跳出来,寻找与读者暗语似的默契。

小说的画面的快与慢、动与静止,作者的在场与抽离,都能再瞬间切换。

小说全篇充满紧凑的哲学意味。

小说在排比句的运用上尤其令人惊叹。叙述者以置身世外的思考对待外界事物,用跨学科的角度,慢镜头一格一格推进,同类事物的层叠呈现,语势的紧张,意象的丰富、复杂,令人眼花缭乱。跨学科的角度审读和回望这个世界,神秘学,物理,历史,化学,宗教,心理学,塔罗牌等等。小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内容,份量尤其重。

读小说,可见一个神经质的叙述者,用超出常人经验的意象表达哲学的思考,用略带轻蔑的态度调侃和稍显夸张的比喻和形容,对时代进行反省。

读小说,能让读者在感受到,叙述者在表述的当下有着各种无名情绪激烈碰撞内心。

小说是对建国五十年间的回首,但已经不是用经历过特殊年代那辈人惯有的伤怀、忏悔(或者是乐在其中)的口吻来叙述,而是带点恶作剧意味的调侃,甚至是借那个特殊年代做背景,表达对社会发展规律、历史长河的另类解读。

原文节选 :

楔子

我是在公园的躺椅上见到这份被废弃的手稿。本想捡起它擦脚下被露水与破碎的泥土草叶弄脏的皮鞋,可随意瞥去一眼后,眼睛里立刻被涂了胶水。文稿写在十六开的普通信纸上。开头有一行隶书:多想拥你入怀,坐于月下,看那汹涌人潮。隶书扁平、工整、精巧,蚕头燕尾,一波三折,是一种很需要书写耐心的已从日常生活中消失的字体。这与当下恣意放纵的时代精神颇为不合拍——它的主人当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我翻动皱巴巴的纸页。字的大小、结体、字画、字距,皆给人一种奇特的感受,就好像每个字都是一个男人的不同表情,并勾勒出他的一生。这很有意思。尽管我是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对于手稿中所描述的一些历史并不大熟悉。但老实说,这份手稿看上去更像一部小说。文本中充塞着大量虚构、寓言、思辩,是荒诞与梦的堆积,是现实与内心的交锋与碰撞——现实是重的,是一个人的五十年光阴的嘘唏之声;内心是虚的,是一刹那,无限长,且被种种思虑拓展开其广度与深度,就像《尤利西斯》中那个都柏林人的一天。词语被打开,成为认识之门。

它不是一部传统意义上的自传,并不具备所谓“真实”的力量,但这有什么关系呢?卢梭著《忏悔录》,声称“发自心,切之肤”,可通篇不无矫情浅薄的虚饰,这个“确信自己有一种高尚的天性”的人在书本篇首声称:“我母亲是贝纳尔牧师的女儿。”但他母亲其实是那位牧师的侄女。

我喜欢小说,那种不确定的小说。它们像马铃薯,在土里匍匐生长,向着四面八方而去,随时为人提供意想不到的饱含营养成份的惊喜。它多元,突现,没有明确的中心点,是一个奇妙的系统,又好像诸神在土壤深处自然地生成。块茎与块式之间不遵循树状结构的那种等级服从,它们通过枝蔓联系,也互相争夺水份。事实上,块茎是茎的变态,是地下茎末端所形成的膨大而不规则的块状。其表面有芽眼,新的马铃薯叶从芽眼里长出,又仿佛是我们的日常生活在每天所得出的结果,在阳光下,是那样寂寞而又松驰。

亲爱的读者,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抄写它。在抄写的过程中,我同时感觉到真诚与虚伪、勇敢与懦弱、正直与无耻等。这些互相矛盾的词语,是描绘这位手稿主人肖像不可缺少的线条。我无意臧否他的所做所为所思所想(人们臧否历史人物与艺术作品,必定基于某种有限的审美尺度,而非一种确凿的真理,故而常失之于轻率),我只是好奇,它们是如何发生的,又如何共处的?

世界或由悖论构成,由可能构成,由震动的弦构成。我的好奇也常让自身困惑。在许多黄昏下雨的时候,望着屋檐外低低掠过的燕子,我有时突然会不能理解那个枯坐于案前敲击着键盘的“自己”——他更应该撑把木柄油伞,在雨中漫步,多呼吸一些负氧离子,多看几眼身边经过的红男绿女。但在另一些时候,我明白:他喜欢敲击键盘,喜欢这样一个漫长的就像是水滴敲击着石头的过程。

敲击,而不是阅读、不是写作、不是诠释、不是判断。这个描述“手指与键盘之间关系”的词有纯粹之义,仿佛是禅定的法门,手指是木槌,键盘是木鱼。

光阴是用来虚度的,生命是用来浪费的。亲爱的读者,人间世,那只是一颗虫蛀干瘪的梨。也许是高血压导致的耳鸣。我常在飘满月光的屋子里,听到耳朵里的鹤唳、猿啼、马嘶、虎啸、狼嚎。它们使我分裂,不是单细胞自我繁殖时的分裂,众多细小的我在体内狼豕奔突,化身为那姿态优雅的鹤、在古木间敏捷翻腾的猿、桀骜不驯鬃毛披散的马、金黄色的嘴中嚼着玫瑰的老虎,以及一匹奔跑在天寒地冻草原上的独眼狼。它们甚至还能在我的舌头底下匿伏起来,让口中所吐出的每个字词皆非我的本意。

活着的人啊,(请原谅我借用手稿中这个频繁出现的词语),我不熟悉自己,也不了解别人,手指上有一些湿黏的球状液体。它们滑落于躺椅下的青石阶,轻轻弹动——如同手稿主人所言“这些柔软、安静、轻盈的球体的深处藏着阿莱芙的秘密。偶尔,这种秘密通过球体表面不规则的光斑朝着世界伸出翅膀,而当我们投去匆匆一瞥时,它又马上缩回去。”

活着的人,请听我说。听一下我这个蜷缩在鸽子翅膀下的浪荡子的述说。天空湿润宛若婴儿的眼睛。那无望的翡翠色的空,扶摇直上,是鲲之翅翼,不知几万万里。天地之虚无,竟至于斯,无可见,亦无可闻。那人间万象,于这茫茫然不可测的一团浑浑噩噩中,是那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点。这让人悲伤,几欲嚎啕出声。

......
其它相关图书版权 :
请登录

电子邮箱 :

密码 :

免费注册新帐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