ホーム / 書籍 / 小説 / ラブストーリー / 生命子谷 ID: B26108
拡大画を見る

生命子谷

カテゴリ :
著者 : 伊君
原作地域: 中国
原作言葉 : 中国語(簡体字)
出版日付: 2014
公布者:
ファイルにこの書籍を追加する
この書籍はファイルに追加された。
会員のフォルダーには 0 本書。

この文章は生命を主題として、真実な述べ方を通して、婚姻、恋愛、人生を有機的に生活にこね入れて、また生活の中で抽出して、昇華にして、最後に分解します。

生命は新奇的なの、すばらしくて、品質が必要なのです。

この小説は形式上完璧、ロマンチックな愛情を使って、何段の障害を持つ解釈解釈婚姻、生命を探求する根源を貫きます。

買われた女性は雲南の人で、自分で買う女性歌のダンス?ホールのお姉さんで、及び感情の漂流者の江雅は、雪山女神の乌兰垛儿と愛情の悲しさと喜びさを演じます。

人間では、愛情は何ですか。幸せは何ですか。真情は何ですか。

知恵の不完全な学生さんの小曲、単親子供の秋雲、女の子の菲菲及び小麦粉料理の点点は、すべて人に生命初めの純真を展示しています。

白痴天才の王楠、よじ登る達人の李祥は、生命の奇妙さを展示しています。

雨君恋愛になり、馬さん結婚し、静波子供を生み、侯さんは、生活のすりつぶしたものに歩いています。皆は、また自分の生活の近くの生活を見ました。

すべての人は、生命です。生みと死亡、成長と落ちる内に、生命の本能があります。人々は、恋愛、結婚、生育をし、人類は、生存と発展をします。生き生きとしての人類変遷の歴史です。

手法に、報告文学の写実性、散文の構造の美さ、言語の美さと小説の激情とネット小説のロマンチックさ、神秘さを使いました。

小説は、多くの伝説と夢を通して、人間の最幸せ、最素晴らしい恋情を生活に入れました。家庭暴力、自然暴力と人での暴力の中に、人間に生命の新奇、素晴らしさと悲しさを述べました。自分と他人を惜しむことは、われわれの責任です。

社会は、変化し、地球は変化し、人類自身も変化しています。

孤独症、エイズ、戦争、急性伝染病は克服られますか。火山、地震、山崩れ、津波の威力はどうですか。

景色の描写に、多くとって虚と実を結び付けて、本当の人のびくびくする化、びくびくする景実は書きます。

ロマンチックな秋の景色と雪の景色、江南の雨季、大きな海と広い砂漠と連絡しています。南の方から、北の方まで、新疆から砂漠まで。人に綺麗な景色で陶酔します。生命を惜しみ、自分の人生を計画します。

原作の抜粋 :

老专家是一个有着丰富经验的老人。

  老人以前做过核测试,现在转向环境保护。

  “近年来,沙尘暴的不断增加,泥石流的接连发生,都在向人类发起警钟,”

  他说:

  “大自然再也不能破坏了。”

  老专家说,大自然是有生命的,违反了生命的规律,必将遭到大自然的惩罚。

  大自然是人类的家园,人类生于自然,发展于自然,依靠于自然。人是大自然的精灵,两者是脱离不开的。

  “如果环境恶化趋势继续发展下去,人类将会出现很多问题。”

  老专家着重指出。

  首先,地球上的可再生资源,土地、森林、水、鱼类等的消耗将超出它们的自然再生能力;

  其次,温室效应的进一步加剧,人类的开发和居住用地的扩展,自然土地将减少乃至消失;

  同时,因经济发展而大量使用的化学药物也将危害着人类的健康;

  无计划的城市发展,也将造成周边地区经济、生态的恶化;

  再次,全球化的生物链的相互作用,也将造成酸雨的扩散,导致气候、水文的变化,使生物的多样化和繁殖都将受到破坏。

  “地球的变化影响着人类的发展,人类的活动反作用于地球,”

  老专家说:

  “到目前为止,地震、火山,仍然是人类无法阻止的事情,人类的诸多活动,在很大程度上还是要受到地球自身因素的制约的。”

  古老的丝绸之路,曾经是如此的辉煌,古楼兰王国,当年是如此的昌盛,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曾经被视为欧亚大陆通道上的必经之地,这样的一座名闻天下的古城,竟然在活跃了几个世纪之后,突然从人们的眼前消失了,而且消失的无影无踪。

  楼兰人的生命之河罗布泊,长期以来,也因干旱和荒漠化而消亡,也随着古楼兰王国的消亡而从地球上消失。

  今天,当人们唱起“楼兰姑娘你在何方”时,这首旋律除了凄美之外,似乎还有着更多的期盼,更多的寄托。

  塔里木河曾经是新疆的母亲河,被称为“无疆之马”。

  它流淌在中国第一大盆地--塔里木盆地,穿越中国第一大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

  好似一匹脱缰的野马,恣意横行,频临改道,全无约束。

  可今天的塔里木河,却已呈现出不断萎缩的趋势。特别是在它的下游主干河,都已渐渐的消失了,呈现在人们眼前的是,草地植被退化,树木枯死,风沙日益加剧。

  塔里木水系是由阿克苏河、叶尔差河、田河、喀什葛尔河、骨干河、开都河、孔雀河等主要源流与塔里木河干干流组成。

  这片绿洲目前正养育着新疆800万人口,特别是下流,直接深入塔克拉玛干沙漠和沙漠腹地,长期维系着世界上最为重要的胡杨林的生态环境,它决定着沙漠的进退和绿洲的存亡,被称为是绿色走廊。

  可是有谁会想到,就是这样的一匹野马,就是这样的一条大河,近些年来,在不断渐进的沙漠的威逼下,它正走向古楼兰王国和罗布泊的道路。

  它两岸的房屋正在流沙的威猛的冲撞下而不断地坍塌。

  尼雅古城在尼雅河道旁,这里曾是汉精绝国的国都,因其出土大量的干尸、器具而被称为中国的宠贝,可是今天的大泽早已被流沙吞没,早已失去了往日的辉煌。

  另外,在新疆境内,被沙漠吞没的古城还有很多处。

  且末遗址:在今天的且末东北约150公里的沙漠中;

  播仙镇遗址:在今天的安迪尔河下游西部的沙漠中;

  尼雅遗址:在今天民丰县北150公里的沙漠中;

  喀什敦遗址:在今天的田县克里雅河下流的沙漠中;

  丹丹乌里克遗址:在今天的策勒县东北90公里的沙漠中;

  皮山古城址:在今天的皮山县东北170公里的沙漠中;

  莎车古城遗址:在今天的莎车县西北约20公里的沙漠中;

  柯尤克沁城遗址:在轮台县南30公里的盐石中;

  大望库木遗址:在今天的轮台县西南45公里的沙漠中;

  ……

  “太可怕了,”

  雨君说:

  “可怕的大自然的威力!”

  在古丝绸之路上,在河西走廊上,在荒漠沙海的包围中,一座座荒废的古城或是遗址,一片片从流沙中显露出来的断墙或是残壁,都似乎是在向人们哭述着自己的悲哀,历史的悲剧。

  透过老专家的描述,雨君似乎也看到了茫茫的黄沙,

  似乎也看到了成千上万的人曾在那儿生活,

  她又看到了当年金戈铁马的战场,

  看到了美丽绝世的楼兰姑娘,以及姑娘们翩翩而来,向人们展示着玛****葡萄时的情景。

  如此美丽,如此幸福的人儿呀,你可曾想过,多年之后,在你的身后,将会是一片沙海,几处断墙残壁。

  如此强盛,如此辉煌的楼兰王国,就是这样带着她的文明,带着她的神秘,一同消失在了这茫茫的黄沙中了。

  “据多方显示,黑海也正面临危机,”

  老专家忽然说:

  “有可能会发生爆炸。”

  “一次可怕的海水大爆炸,”

  老专家强调说:

  “潜藏在深海里的硫化氢水层能量相当于千万颗原子弹的能量。目前黑海的条件,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爆炸。”

  1989年6月,科学家康比利道诺夫就曾告诫过人们,黑海深处的硫化氢水层正以每年2米的速度上升,如果不加以制止,不久之后,黑海将发生爆炸,海洋表层的众多生物必将难逃厄运。

  六十年代的黑海,海水还是清澈、明静的,海豚和海鸟们还经常在近岸的潜水里嬉戏。来自英国、瑞典、西伯利亚的游客们,也都云集在黑海的海滨,有些妇女还跳入黑海,在海中生儿育女,在明镜的海水中产下婴儿。

  那时侯的黑海,是一个美丽祥和的海域。

  可是今天,就是这样一个美丽祥和的海面,却会因工业的不断污染,在某一天有可能就要发生爆炸。

  “这是人类自己给自己造成的灾难,”

  老专家很是激动:

  “地球环境的保护已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了。”

  在生活中,排放出来的工业污水不经过处理,垃圾随处乱堆,都是直接影响人类生存的原因。

  “一个塑料袋乱扔算不了什么,可是堆积多了就会出现问题。”

  就我国沿海来说吧,据不完全统计,每年散落在海水中的渔具有1300万吨,每天发现的塑料垃圾就有68·8万件。

  这种现象,在某种程度上,也并不次于黄沙对人类的威胁。

  “一个古楼兰王国没有了,人类失去的也仅仅是一个古城,而海洋被污染了,那是威胁着整个地球人生存的大问题,”

  老专家说:

  “人造垃圾越来越多地流入海洋,直接导致了海洋环境的恶化,直接危害到海洋生物的生命安全。”

  近年来,南海的死鱼现象也已在不断地加剧。如果再不引起重视,那么很有可能还将引起更加严重的后果。

  环境、健康、福利总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

  环境的恶化直接影响着人类的健康,影响到社会福利的变化,而社会福利的完善,又反作用于环保,反作用于人类的生存质量。

  “地球只有一个,”

  老人感慨地说:

  “在这仅有的一个地球上,人口的爆炸早已使她不堪负重,生态的失衡也已使她失去了往日的光彩,而近年来的环境的污染,更是使她伤痕累累。”

  在4月22日的世界地球日和6月5日的世界环境日的到来时,人类又一次给自己敲响了警钟。

  “由于人类盲目地发展经济,目前已造成很多地区出现了能源紧张,物质消耗过量,工农业污染严重,土地在不断地减少,粮食出现短缺。”

  由于人文环境的恶化,也直接影响到一些地区的社会秩序的混乱等。

  环境维系着人类的健康,影响着人类的生存质量。

地球在经过长期的运动和演变过程中,分离出了大陆和海洋,从而有了生命的繁延;

  地表版块的不断撞击和地壳的不断运动,有了喜玛拉雅山的崛起和大西洲的沉陷,从而证实了海能生陆,陆能成海的事实。

  大西洲在一夜之间变成了大西洋,喜玛拉雅海在不断的孕育中长成了喜玛拉雅山,海拔高达8848米,成了世界的屋脊。

  这本身就是地球的奇迹,是造山运动的最伟大的杰作。

  而近代,从地球的伤口中撕裂出来的红海和即将覆没的地中海,不知道这又将是一个怎样的创举。

  有人预测,在未来的某一天,大西洋会把太平洋挤掉。

  也有人认为,大西洋在挤压太平洋的同时,太平洋也产生出了一种反作用力,有 可能会把大西洋挤掉。美洲版块和欧洲版块有可能再一次合并。

  大西洋在挤压太平洋,太平洋也在进行着新的改造。

  雨君想,这些洋呀,陆呀的,怎么也跟人似的,也挤呀撞呀的?

  “它们为什么不能好好相处?”

  为什么大西洋挤压太平洋,人们一定认为要么太平洋消失,要么太平洋要去反抗?

  雨君说:

  “也许太平洋并没有去挤大西洋,而是去挤别的什么洋去了呢?也许太平洋什么洋都没有去挤,而是去创造新的什么奇迹去了呢?”

  谁敢说就不会有第二个喜玛拉雅山的出现?

  谁又敢断言就没有第二个大西洲的沉没?

  这谁都不敢说,谁也都说不了。

  地球自身的威力毕竟是超出了人类的想象力。

  人们只知道大西洋是在不断地扩大,而太平洋每天又都在不断地缩小。

  “但到目前为止,太平洋的面积仍然位居第一,仍然在以她的浩瀚,以她的辽阔招揽着八方来客。”

  而在两大洋引起人们费解的同时,在东非的大地上,却忽然间出现了一道大裂谷,一个新的海洋又将在这里诞生。

  “很有可能这是继红海和大西洋之后,又一个在地球的伤口中撕裂出来的海洋。”

  更让人惊讶的是,与其同时,在特提斯海的西部,由于非洲版块和欧洲版块靠近时发生的抬升现象,从而抬升出了阿尔陴斯山系。

  阿尔陴斯山的崛起,直接导致了地中海的消亡。

  茫茫的汪洋就这么转眼间就要消失了。

  像喜玛拉雅山崛起之后,地球上的新疆也从而不再是海洋一样,今日的地中海,正慢慢地变成特提斯海的残余,很快就将从地球上消失。

  这不能不让人震撼于地球的威力。

  这种威力太大了,大的可怕,大的让人无能为力。

  长久以来,日本列岛的不断下沉,曾引起日本方面的不安,可是,作为一个经济、科技都比较强盛的岛国,哪能就这样看着自己的本土就这样下沉下去呢?

  很多人都不敢相信,也不愿接受。可是日本岛不断下沉的事实,仿佛是在向人类重述着大西洲的故事。

  “当年的大西国也是非常繁荣,非常富裕,本土辽阔的国家。”

  据传,大西国是海神波寒冬的大儿子大西建立的,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泱泱大国,却在一夜之间沉入了海底,从而留下了一个千古之谜。

  日本岛会不会也从地球上消失?

  日本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大西国?

  这谁也不知道,同时,谁也阻止不了。

  日本岛沉没之后,岛上的人怎么办?

  是不是也像殴美神话传说中的诺亚那样,也打造一个方舟或是建成一艘艘航空母舰在太平洋上漂浮着?

  传说中,地球上曾经发生过一场很大的洪水,在大洪水到来之前,在神的指使下,诺亚筏木取材,制作了一个方舟。

  洪水到来时,顿时房屋倒塌,一片汪洋。

  诺亚由于受到了神的指使,及时地把一些人蓄提前放上了方舟。

  方舟载着这些生灵,在茫茫的汪洋中颠覆飘零,最后来到了一个山顶上,据说那个山顶,就是今天的土耳其境内的亚拉腊山的山顶上。

  那些被带上山来的幸存者也成了地球上仅有的生命,人类也因这些生命的存在才得以延续。

  诺亚当时用方舟拯救了七对动物和家人,据说汉语中的“船”就是这个故事最好的记录。

  “真的是这样吗?”

  雨君很是不解。

  “按照中文的理解“舟”就是“船”的意思,“几”的古体很像现在的“八”“口”是个量词,意思就是告诉人们,船上装载过八口有生命的生物。”

  在一次聚会上,一个美国朋友告诉雨君说。

  “中国人以前用的都是‘舟’,”

  雨君反驳说:

  “‘船’是后来人使用的。”

  我们很难知道,我们的祖先造字的整个过程,也很难考证后来造“船”的时候,是否真的受到过这个传说的影响。

  “为什么要用‘八’‘口’?”

  中国通美国朋友很有兴趣地说:

  “怎么就不用‘十口’‘二十口’呢?”

  到底“八”和“口”又是代表什么?是代表八口人还是代表八个别的动物?

  都有可能,似乎又都不太可能。

  无从考证的东西,也只有推测了。

  “中国人很了不起,中国人太聪明了,”

  白皮肤高鼻子的家伙还在兴奋着:

  “西方人是把这个故事流传下来,而中国人是用文字把它记录了下来。”

  诺亚方舟和大洪水的故事,长久以来一直困惑着人类。

  地球到底是怎样形成的?

  人类最初又是怎样诞生的?

  大洪水是否曾经有过?

  到底是多么的可怕?

  摧毁人类,摧毁世界之后,怎么又出现了人类?

  “诺亚方舟”的传说是真的吗?

  汉字中的“船”果真是那个传说的影射吗?

  “如果中文的‘船’字真的与‘诺亚方舟’的传说有关,”

  有人怀疑说:

  “那为什么中国有女娲补天的传说,而诺亚方舟的故事长久以来一直在西方流传?”

  世界文化果真大同了吗?

  诺亚当年用方舟拯救了人类,而今天的日本,是否也来打造一艘航空母舰来做防备?

  诺亚方舟真能神奇地救得了日本岛上的所有的生命吗?

  面对着一天天下沉着的海岛,人们的心里也很是着急。

  地球自身的变化带动了人类社会的变化,地球自身的不宁也引起了人类的不安,地球是人类赖以生存的资本,人类是依赖于地球而活着的。

  “到目前为止,虽然人们能够登上月球,考察火星,但人类的家园仍然还是地球,”

  老专家说:

  “近几年的海湾战争,石油大战,仍然是围绕着地球资源展开的争夺战。”

  曾几何时,日本也一度想借助于战争来逃避日本岛下沉的事实,结果想找的亚拉腊山没有找到,大东亚共荣也没有实现,却挑起了一场世界大战,给整个人类都带来了灾难。

  但在战争结束很多年后,让人不解的是,这么长时间了,日本岛仍然是日本岛,仍然好好地漂在太平洋上,并没有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很快就要沉入海底,而是日本经济的不断腾飞,去不能不让世人瞩目。

  “战争是残忍的,是人类自我摧残的手段,”

人们说:

  “割地、赔款虽然让战胜方当时得到了一些物质上的实惠,但战争所带来的灾难,战争所留下来的隐患却是深远的。”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由于在海湾战争中使用了生化武器,多年以后,有很多参加过战争的人都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特别是不少官兵,在后代中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些先天性残疾的孩子。更有甚者是出现了很多怪胎。

  “这些孩子,要么智力受损,要么长相怪异。”

  曾有一个美国士兵的孩子,生下来双手就直接长在肩膀上,根本就没有胳膊。猛看上去,就像两只蠕动的蟑鱼。

  据说,这个孩子智力很好,生的也很可爱,不幸的是,他将终身失去劳动能力,生下来就打上了“残疾”的烙印。

  在受到伤害的官兵的孩子当中,虽然有的长着腿和胳膊,但又会出现少趾头缺耳朵的。要么就是粗胳膊细腿或是细腿拖着双大脚,比例绝对的失调。

  “这些不幸的生命,虽然他们自己远离了战争,却深受着战争之苦,”

  雨君说:

  “他们没有伤害过任何人,可是别人制造的灾难却落在了他们的身上,正在摧残着他们的人生。”

  他们生下来就注定要成为社会的牺牲品,成为残疾儿。

  他们没有任何的劳动能力,直接成为社会和家庭的负担,拖累着别人。

  “战争伤害着人类,是人类自我伤残的直接手段,”

  老专家仍在动情地说着:

  “人类推动了科技的进步,反过来又借助科学技术摧毁自己。”

  像两伊战争,像西特勒发起的法西斯战争那样,有多少无辜的生命惨遭厄运?有多少不幸的人们流离失所。

  “石油一直是社会急需的能源,多年以来,有不少战争就是围绕着石油展开的。”

  1991年1月1日的海湾战争中,伊拉克军队从科威特撤走时,却把130多口油井点燃了,使整个科威特浓烟遮日,气温下降至20至25摄氏度,并且不断降下黑雨。

  在那次的大火燃烧中,燃烧时所形成的黑色尘埃飘洋过海,当时在号称世界屋脊的喜玛拉雅山的山峰上,就有人发现黑色的雪来。

  “这是科威特的损失,但也不能不说是整个人类的损失。”

  地球只有一个。

  “只有一个的地球,它的资源也同样是有限的,是需要珍惜的。”

  有人预测,高科技成果被广泛地运用到军事领域,使战争变得更加残酷,更加野蛮了。

  氦武器的杀伤力是很难预料的,一旦氦大战爆发或是发生氦冲突,首先地面环境就将受到全面的污染;

  “我们吃的食物,饮用的水源,以及生活设施,交通工具、工农业生产等都将遭到破坏。”

  另外,各种疾病流行,瘾症患者将会剧增;

  “许多动植物将会出现灭绝。”

  其次,空气的污染和大气层都会出现新的问题;

  “地面上将会出现长期的浓云、坚冰、重霜、毒雪以及狂风横溢等,人畜呼吸都会出现困难。”

  不仅被污染的气体被呼吸进去几乎等于慢性自杀,同时,社会上还会出现奇人怪病,很难能够治愈。

  “战争给人类的教育是深远的,所带来的灾难也是惨痛的。”

  据有关方面透露:

  1861年--1865年

  在美洲发动的南北战争中,双方死亡人数约61·8万人(含病死),南北两军约有100万人受伤。

  2001年9月11日

  美国在遭受到恐怖分子的袭击时,世贸大厦和五角大楼被袭击,在这次事件中,约有4815人失踪,8000多人受伤。

  19世纪50年代以来

  在非洲大陆不断的流血冲突中,不仅耗尽了非洲的大量的人力和物力,疾病和贫困还不断蔓延,约造成1000多万人死亡,2000多万人成为难民。

  1941年8月16日

  美国在向日本广岛投下了取名“男孩”的原子弹时,当天就造成78150死亡,负伤和失踪的人数达到51480人,全市约有76327栋建筑遭到破坏,其中有48000栋全部被摧毁,22178栋受到严重破坏。

  1980年--1988年

  在两伊战争中(伊朗和伊拉克),战争双方伤亡达160余多万人。其中死亡60多万人,被俘8万人,边境城镇几乎化为焦土,约有300万名难民流离失所。

  1950年6月25日

  朝鲜战争爆发,战争伤亡达2000万人,成为人类历史上最残酷的战争之一。

  1927年12月

  日本侵占中国,在进入南京城后,仍对无辜居民和放下武器的士兵进行长达六个星期的血腥大屠杀。据不完全统计,当时集体被屠杀的中国军民竟达19万余人,被零散杀害的仅收理的尸体就有15万具以上,被屠杀的总人数高达30万人以上。

  1962年--1937年

  在越南战争中,也有160万人死亡,1000多万人成为难民。

  地球的自变威胁着人类,人类的战争也在摧毁着自己。

  雨君这才意识到,当初大使馆被炸时,国内外很多华人、华侨都愤愤不平,都作好了还击的准备,而政府却选择了和平解决。

  “那些被炸的人就这样白炸了吗?”

  当时雨君心里也很是不平:

  “可我们这么大一个国家,就这么受气?”

  “不白死又能怎样?”

  尚恒却说:

  “打起仗来,不是还会有更多的人惨遭不幸,更多的地区被炸,更多的孩子被抛弃吗?”

  战争会让人死亡,会让人流离失所,会让很多设施遭到破坏,会让更多的人失去幸福。

  说得也是呀,为了出一口气而发生一场战争,确实是得不偿失。

  还是和平好呀。

  战争没有打起来,可是关于战争的话题却被引发了出来。

  很多人都开始谈论战争,谈论着从前的,现在的和将来的,谈论着火药、炸弹和氦武器。

  “核武器的使用就预示着氦冬天的到来,”

  有人说:

  “未来的战争可不是长枪大刀的问题了。”

  战争使人们生活变得混乱,战争会带来更多的奇人怪病。

  “奇人能奇到哪儿?”

  雨君说:

  “怪病又能怪到什么地方?”

  像雨君采访过的那些孤独症患者似的?

  雨君心里一点儿都没有底。

  孤独症一直被人们称之为怪病,称之为医学界之谜,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更好的药物可以治疗。

  孤独症是不是病?孤独症到底还有没有救?

  至今还在困惑着人类,困惑着专家,成为医学界里的无奈。

  对于孤独症,雨君现在已经不再陌生。

  她亲眼看见专家们对这种病无法医治时所表露出来的无奈,她亲身经历过孤独症患者及其家长着急而又无助的情景。

  “怎么会有这群人?”

  开始接触个别患者时雨君还很是不解。

  在那些孤独症患者当中,九岁的患者“天天”,那么大了,除了身高正常之外, 其它的所有特征还仅像是个七八个月大的婴儿,她除了能发出笑声之外,就是随时等着吃奶的表情。

  “怎么会有这种怪病?”

  雨君为患者着急,为家长着急,同时也为专家着急。

  “社会在变化,人也在变化,”

 当时一位老医生告诉雨君说:

  “以前也没有听说过爱滋病,可是现在人人都在谈论它,患者的数目也在不断地增加。”

  社会在变化,环境也在变化,地球不是也在以火山、地震的形式不断地改变自己吗?

  以前的山川很快变成了平原,以前的洼地变成了高原,从前的小溪变成了大河,从前的大江缩成了沟渠。

  这里不泛有人为的因素,但更多的还是地球自身的威力。

  地球的威力才是最大的。

  “如果人类再不去善加利用地球资源,那么后果将是非常可怕的。”

  “人造垃圾越来越多地流入海洋,直接导致了海洋环境的恶化,直接危害到海洋生物的生命安全,”

  老专家仍在滔滔不绝地说着:

  “如果社会再不引起重视,那么将会引起更加严重的后果。”

  又是生命,又是垃圾。

  雨君想,从自己当记者以来,也就是从学校踏入社会的第一脚开始,她好象就是在围绕着垃圾和生命写文章。换一种说法就是她踏进的好象是个垃圾堆。

  几个月前,特教学校里的老师们还曾对雨君说过:

  “这些带有残疾,带有缺陷的人,就像是人类自身的垃圾一样,如果人们不去帮一帮,或是拉一拉,那么,他们很快就要被社会所抛弃。”

  垃圾,垃圾。

  雨君想:

  像那个垃圾场上的垃圾?

  一想到那个垃圾堆,雨君就紧锁起眉头。

  那是一个又脏又恐怖,一个雨君一辈子都不愿意再走进去的地方。

  它给雨君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深刻的让雨君想起来都感到害怕。

  记得有段时间,雨君还曾试图去质问人们为什么要把垃圾对方到那儿。

  “好好的一块空地干什么不行,”

  她说:

  “怎么就非要堆放那么多垃圾?”

  “如果那儿不堆放,那么多垃圾怎么办?”

  当时雨杭说:

  “放在大街上肯定不行。”

  “为了更多的地方干净,”

  雨杭摊开双手说:

  “就只能暂时牺牲它了。”

  “是垃圾就要给它找个地方,”

  特教学校的老校长也说:

  “能回收的回收,不能回收的先找个地方放着。”

  “就像我的这群有问题的学生,”

  她形象地说:

  “都流向社会,就等于把垃圾堆放在大街上,”

  “我这里也算是个垃圾场吧,”

  她比划着说:

  “我把他们集中起来,能培养的培养,不能培养的就先把他们托养起来。至少家庭和社会能安静一些。”

  环境有环境的垃圾,人类自身也有“垃圾”。

  这是雨君以前所没有意识到的。

  “最近听说出来了一种环保机器,可以把垃圾加工成化肥。”

  老校长接着说:

  “真是神奇。”

  “垃圾场上的垃圾看来是有希望了,”

  雨君说:

  “以后再也不用害怕过垃圾山了。”

  可是,老校长的学校还没有等到垃圾山上的垃圾转化成化肥,就得到了一个新的校舍。

  她提前搬走了,搬离开了垃圾山,搬到了一个更有发展前途的地方去了。

......
その他関連書籍:
登録してください

メールアドレス:

パスワード :

無料登録して新規になる

パスワードをお忘れです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