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Books / Children & Teenagers books / Literature / Science Fiction & Fantasy / Li KanKan's Dreams in Free Study Class:Dessert Shop in Cloud ID: B25477
View larger image

Li KanKan's Dreams in Free Study Class:Dessert Shop in Cloud

Category:
Author: 常怡著,粥子米绘
ISBN: 978-7-5329-4371-5
Original Region: China
Original Language: Simplified Chinese
Publication Date: 2014
Publisher:
Add books to My Favorites
Book has been added to My Favorites
Your Favorites 0 books in your Favorites column
Rights can be sold to:
United States , France , Spain , United Kingdom , Germany , Thailand , Russia , Japan , Korea
Li Kankan is a common little girl in grade 5 of PeachJuniorSchool who hasordinary grade and looking, liking in silence and nodding. She, with imagination running wildwithout restraint, prefers walking alone to physical education.In free study class, warm sunshine of afternoon patting her rosy little face, she naturally sleeps, beginning fantastic colorful dreams one after another. The third title was a special about delicacies throughout world, which was covered by the fragrant aroma of fine foods, from the magical spoon shop to curry taste in an old car. After li Kankan liking delicacies was taken into a camp on diet by her mother, though the little girl was only little too lovely, could she looked for food in the hungry deep night?

Excerpt from the origin:

李看看最讨厌的课程,不是经常听不懂的英语课,也不是总会挨批评的语文课,而是会被嘲笑的体育课。跑步的时候,同学们会站在终点,看着她慢腾腾地最后一个跑来。跳高的时候,同学们会打赌,这次她会创下什么样的最差纪录。反正,体育课对于李看看来说就是一场噩梦,而如果这节体育课的项目是轮滑的话,那对于李看看来说简直就像世界末日了。

偏偏明天的体育课就是轮滑课,同学们都兴高采烈地谈论着自己新买的轮滑鞋,只有李看看哭丧着脸,琢磨着能不能让爸爸写张病假条。

“李看看,你明天会摔出什么新花样啊?”身后的侯思成特别兴奋,“上次轮滑课你居然摔到了教导主任身上,把教导主任的眼镜都摔碎了,哈哈哈!”旁边的同学也跟着笑了起来。

李看看低下头,没说话,她还记得那天有多尴尬。好吧!为了明天不出丑,她决定今天放学后,无论如何都要在家好好练习一下滑轮滑。

旧汽车里的咖喱香

院子里有一辆旧汽车,十年前的样式,本来亮红色的漆已经变得脏兮兮的。它在院子里停了很长一段时间了,我刚上小学的时候它就待在那里,可是从来没见过它的主人,它就一直停在那里,上面落了一层又一层的尘土和鸟粪。

到底是谁的车呢?虽然说样式有点老了,轮胎也没气了,但其他地方看起来好好的啊。

“这辆车啊,是三单元一户人家的。”满脸皱纹的张奶奶对我说。

我那会儿正在楼下练习滑轮滑,滑累了就在花坛边坐上一会儿。

“那户人家的老婆离家出走了,这辆车本来是她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没开走,又带走了钥匙,所以那家的男主人连门也打不开。”张奶奶瘪着嘴说,她的牙齿早就掉光了,有的时候她会戴假牙,有的时候却不戴。今天好像就没戴。

“找汽车修理厂的人来,就说钥匙丢了,让他们再配一把不就可以了?”不久前,我爸爸把汽车钥匙丢了,就是这么办的。

“是吗?”张奶奶有些惊讶地望着我,原来她不知道车钥匙是可以再配的。

“是啊,男主人为什么不配呢?”我问。

“谁知的呢……”张奶奶摇摇头,看了看那辆红色的旧汽车,有点惋惜地说,“好好的一辆车嘛,为什么放在那里碍别人的事儿呢?”

那辆旧汽车的确有些碍事,它让院子里的过道窄了一半,每次其他车经过它身边都开得很慢很慢,怕被碰到。谁家要运大一点的家具都必须找小推车推过去,因为它在那里,运家具的卡车是开不过去的。

我接着滑轮滑,今天的滑轮鞋特别不合脚,总是让我摔跟头。

砰的一声,我撞到了旧汽车身上。好疼啊!我揉着膝盖,这辆旧汽车还真讨厌!

旧汽车好像也被我撞得不轻,整个车身都颤抖了一下,车门还被撞开一条缝儿。我站起来,把眼睛对着门缝向里面看去。因为车窗上都是泥土和鸟屎,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黑色座椅。但是从门缝里看见的可就不一样了,车里牛皮座椅闪闪发亮,和新的一样。

我毫不费力就打开了车门,看来车锁已经被我撞坏了。车子里飘出一股淡淡的香味,很好闻,让我想起了快餐店里的咖喱鸡饭。

我坐到汽车座椅上,好奇地打量着这辆汽车。方向盘和仪表盘上一点尘土都没有。后排的座椅上还放着一本美食类的杂志,封面是一个头上围着白围巾的印度厨师,是一本好几年前的杂志。

我扭过头去看,却发现汽车的后排座椅有点不一样。怎么不一样呢?样子什么的都还是后排座椅的样子,但是却要比一般的座椅要窄一截,没有座椅的地方是一扇正方形的小门。

我从来没见过汽车除了车门外还有其他的门,那扇门有点像爸爸带我去歌剧院看到的门,包着厚厚的丝绒,很华丽的感觉。

我从前排爬到后排,那扇门没锁,打开以后是黑洞洞的一片。难道是通往后备箱的吗?

我轻手轻脚地爬进去。怎么还有楼梯?没错,爬进门后,一排整齐、结实的木头楼梯一直通向一个未知的地方。

“喂!”我冲着楼梯深处喊,没有回音。

到底是通向什么地方呢?在一辆旧车里的楼梯到底会通向哪儿呢?我忍不住想去看看。

隧道里好安静,只有我的脚步声在四周啪嗒啪嗒地回响着。虽然很暗,但也有光从远处照过来,让人能看见路的方向。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的眼前亮堂起来。好漂亮的白房子啊!在一片嫩绿的草坪上,旁边开满了火红的杜鹃花。

房子的门和车里的小门是一样的材料,包着华贵的红丝绒。

“有人吗?”我敲着门,这么漂亮的房子一定要进去看看才行。

“请进来吧!”屋子里的一个声音回应道,那是一个有点沙哑的男人的声音,这让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鼓起勇气推开门。无论怎么说,这么漂亮的房子不进去看看就太可惜了。

房间里面很豪华,白色的大理石墙壁上画满了五颜六色的壁画,那些壁画上画的全是奇异的花朵和植物。地上没有铺地板,却铺了厚厚的白色沙子,像海滩一样。屋子的中间是高至屋顶的白色帆布帐篷,正临近傍晚,窗外湛蓝的天空慢慢地变暗,透出些蓝灰色的光。而白色帐篷里却亮着橘黄色的灯光。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在那灯光下忙碌着。

“请问……”我揭开帐篷,不禁愣了一下。

这里面放满了各种颜色的大玻璃瓶,在明亮的灯光下,我仿佛走进了彩虹里。

“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问我的是一个高大的男人,不过他没有我刚才在外面看到的影子那么高大,因为他的头上裹着厚厚的白头巾。他的脸黑黑的,很年轻,身上穿着白色的印度长袍。我一眼就认出了他,他就是那本美食杂志封面上的印度厨师。

“我只是路过这里……这里是餐厅?”我猜测着,既然他是厨师,那这里就应该是餐厅吧。

“不,不,不。”他摆手的样子很滑稽,让我想起了猴子,“这是一个神圣的地方,一个可以医治人心灵伤害的地方。”

“你改行做心理医生了吗?”我问,“我曾经看到一本美食杂志,上面介绍你是厨师。”

他使劲摇着头,我很奇怪他头上的白毛巾怎么会一直摇头都不掉,“我不是厨师,那是世人对我的误解。我也不是什么心理医生,我真正的身份,是一名香料巫师。”

“巫师?”我想起有一次和妈妈去乡下赶集时,看见一个微胖的中年女人跳着奇怪的舞蹈,周围的人都叫她巫师,说她在跳大神,“香料巫师是干什么的?”

“用香料帮人们获得幸福。”他笑起来,肩膀一颤一颤的。

“你说的香料就是这些彩色的粉末吗?”我指着周围那些玻璃罐子。各种颜色的玻璃罐子看起来有上百个。

“是啊!”香料巫师点点头,“这种是丁香,这种是肉桂,这是黄咖喱,这个吗,是红辣椒……”

“等等,等等!”我打断他问,“这些都是做菜时放的作料啊!我妈妈每天做菜的时候也会放辣椒啊、肉桂啊这些东西,只不过没有你这里这么多罢了。”

“你不相信我是巫师?”他有点生气了。

我点点头,怎么看都觉得他是个厨师。杂志上写着的东西怎么会错呢?

“那我就让你看看我的本事吧!”说着,他打开那些香料的罐子,各种奇特的香味从罐子里冒出来。

他上下打量着我,围着我转圈,转了三圈后,他终于停住了。

“你现在有点饿,没有力气,心情也很沮丧,像一片灰色的天空。”

嘿!还真被他说准了!放学后我就一直在练习滑轮滑,我们班的同学都滑得很熟练了,只有我怎么练习都滑不好。明天的体育课,老师会组织大家一起滑,想到自己又要被别人嘲笑,我就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我点头承认:“的确是这样呢……”

他像变戏法一样地拿出一只金晃晃的大碗,抓了一点绿色的粉末放在里面。

“小茴香,不但营养丰富,而且能让你感觉到温暖。”

他又抓了一大把黄色的粉末:“黄咖喱,热情似火,帮你迅速补充能量。”

几粒深棕色的小颗粒也被放到碗里。

“香料皇帝卡达文,赶走你心中的一切不快。”

接下来是嫩绿色的小颗粒。

“甜茴香子,把一切疲劳都赶走。”

他带着这些香料走进厨房,在身上系上一条白色的围裙,随便倒了点芥仔油在平锅里,顺便从冰箱里抓了把洋葱碎,又用月牙铲懒懒地拌了拌锅里的东西。他把装香料的碗拿过来,加了水,脸上忽然就换了严肃紧张的表情,聚精会神地把那一碗香料调制成糊状,并用手指蘸了点儿放在嘴里尝了尝,便高兴地摇着头,把香料放进锅里炒,把几块准备好的鸡肉也放了进去,那神秘又奇异的印度味道就飘得到处都是了。

做菜的同时,香料巫师还煮了香草奶茶,给我也倒了一杯,于是我们一起喝着热气腾腾的奶茶,一边闻着锅里飘出的馋人的香味。

奶茶喝完,锅里的菜也煮好了。锅里再没有的光彩夺目的香料,一切都融化在浓厚的咖喱酱汁中。

要问香料巫师的咖喱鸡好不好吃?那真是好吃得让人吃惊。煮得烂烂的洋葱和土豆伴着香喷喷的鸡肉,咖喱汁又稠又浓,实在是太好吃了!

不知道是因为食物太好吃了,还真是香料的缘故,我的心情不可思议地变得快乐起来,一股暖融融的感觉赶走了心中的不愉快,身体也像被风吹满的船帆一样鼓满了劲儿。

“真是想不到,感觉跟换了一个人似的!”我吃惊地说。

香料巫师笑着说:“这是香料的魔力。”

我使劲点点头:“可是这么好的店,为什么开在这种地方?也太难找了。”

“因为我得罪了香料神。”他轻声说,“香料神罚我在这里悔过,只有帮助100个人感到幸福才能离开这里。”

用香料来帮助100个人感到幸福?要是在热闹的街市,恐怕一天就能做到吧。可是,在这种只能通过旧汽车才能来到的地方,恐怕要等很久很久呢。

“你到底犯了什么错呢?”我好奇地问。

他眨了眨眼睛,脸上露出一丝幸福的笑意:“我爱上了一个女孩,而香料巫师是不能爱上任何人的。”

给别人幸福,却不能爱别人。我同情地看着他问:“那个女孩现在去哪里了呢?”

“我也不知道。”他摇摇头,“也许嫁人了,也许还在等我。”

“她没有找你吗?”

“她找不到的。”他说,“只有被人类废弃的红色小汽车才有通往这里的通道。”

“所有废弃的红色小汽车都有通道吗?”

他点点头:“所有的,一旦被人类废弃,后排座位就会出现这里的入口。”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你有那个女孩的电子邮箱地址吗?”

“只有五年前我被关到这里之前的,也许她现在已经不用这个地址了。”他有点奇怪地看着我。

“没关系,我想试试看。如果她现在还在等你,告诉她这个秘密,她一定会来找你的。”因为想到了好主意,我高兴得满脸通红。

他的眼睛亮了一下,这里没有笔,他就用黑色的胡椒粉做成的墨汁,在一块白纸上写下了一个电子邮箱。

我小心翼翼地把这张纸塞到衣兜里,告别了香料巫师,从原路回到了那辆废旧的红色汽车里。正是吃晚饭的时候,院子里空荡荡的。我爬出汽车,向家走去,因为怀揣着格外重大的责任,胸脯起伏得特别厉害。

晚上,一有机会坐到电脑前,我就拿出了那个地址,用英文给那个女孩写了一封信,告诉她我的奇遇,和找到香料巫师的方法。

这之后,每天一早我都会急迫地查看自己的电子邮箱,却没有一封邮件是来自印度的。

直到有一天,一辆大拖车开进了我住的院子里。一个带着警察帽子的叔叔把红色的旧汽车推上拖车,呜呜地开走了。张奶奶说,这是院子里有人投诉,所以警察就把旧汽车运到汽车处理厂去了。

第二天,我竟然发现自己收到了一封来自印度的邮件,是那个女孩发来的,她还没有结婚,她告诉我她已经准备好去找香料巫师了。

我真想看看香料巫师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和他爱的人相见了呢?

但是,去哪里再找一辆废旧的红色汽车呢?亲爱的读者,你能告诉我吗?

......
Other related books:
Please log in

Email:

Password:

Registration for a free account

Forget your password?